pic   打得辣么疼,還表揚我很勇敢,現在告訴我是假藥




■ 最近非法疫苗牽動著中國13億人口的心,人口販子賣孩子已經幾十年,含三聚氰胺的毒奶粉事件已十幾年,問題疫苗也運作了有6年了。這些令人發指的事件,哪件不牽動千家萬戶?非法疫苗這絕非僅僅是非法分子單方面能做到的,背后似乎有很長一條利益鏈。以下是一些博友對于此事的看法,看完之后感觸頗深!“中國怎么了”?
 博友劉著民在《緩刑犯還能非法賣疫苗,能不驚奇嗎?》指出:比較吊詭的是,可以銷售銷售5年,可以流通到全國24各省市,規模如此之大,堪比“疫苗批發王國”。政府相關部門為什么就沒有發現?相關機構為什么就敢使用這些來路不明,層層加價的疫苗呢?
 當然,比這更讓人驚奇的是這位龐某衛居然是有犯罪前科的,而且就算非法經營疫苗被判刑的!據報導,47歲的龐某衛原是山東省菏澤市牡丹醫院醫生,在該市牡丹區經營東城城區防疫門診。早在2009年,龐某衛因非法經營人用二類疫苗,僅其一人就涉及489萬元,被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并處罰金50萬元。




■ 我國疫苗分為哪些種類?
 第一類疫苗是政府免費向公民提供的疫苗,第二類是由公民自費并且自愿受種的疫苗。第一類免費疫苗必須由衛生部門負責招標、采購,疾控中心統一領取,領取疫苗時需要攜帶冷藏箱,并放置足量冰塊,確保冷藏箱溫度達到疫苗儲存要求,再將疫苗放置冷藏箱中,運輸至醫院。
 據濟南警方初步統計,在長達5年多時間,龐某衛母女從陜西、重慶、吉林等10余個省市70余名醫藥公司業務員或疫苗販子手中,低價購入流感、乙肝、狂犬病等25種人用疫苗(部分臨期疫苗),然后加價售往湖北、安徽、廣東、河南、四川等18個省、市、自治區247名人員手中。
 博友蔡慎坤在《“殺人”疫苗究竟流向哪些省市?》提出疑問:“殺人”疫苗究竟流向了18個省市還是24個省市?究竟有多少人注射了這種疫苗?還有多少疫苗留在醫院里?山東疫苗究竟是第一類還是第二類?疫苗管理制度看上去如此嚴密,在一對看似普通的母女在長達5年多的時間非常從容地做這件事情,嚴密的制度如同一張無用的廢紙!是那個環節出了問題?有多少瀆職者卷入了腐?



■ 這是03月19日凌晨的新聞:在北京大學醫學部免疫學系副主任王月丹看來,龐某衛這樣販賣疫苗等于是在“殺人”。而后又一則新聞:《專家:疫苗事件是犯罪 但失效疫苗并無毒》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中科院院士高福:這種疫苗應該是沒有起到疫苗該起的作用,絕對不會引發副反應。
 博友秀才江湖在《“問題疫苗”人命關天,專家為何輕描淡寫? 》中引用一個段子:狄仁杰:“問題疫苗”剛開始曝光,媒體把“問題疫苗”的危害性說得非常嚴重,等同于殺人于千里之外。突然,他們掉轉船頭、風云突變,磚家在媒體對“問題疫苗”的危害性又開始輕描淡寫,告訴我們完全不用擔憂、過期疫苗沒有毒。這到底搞的是神馬鬼?元芳,你怎么看?元芳:大人,此事必有蹊蹺!
 博友丁咚《沒有信源的疫苗案為啥引爆輿論場?》說:民眾不是工具,在涉及切身利益的時候,亦不以旁觀神仙打架為樂。昨天朋友圈流行《南方周末》一篇文章:領導一切就要對一切負責,說出了民眾的心聲。政府有責任對涉及公民安全和利益的事項嚴加監管,并將其法制化。從疫苗案從數年前就發生到如今仍然十分猖狂的情況看,公眾有權利也有理由發問,為什么這么多年來聲明重視食品藥品安全,但監管法律仍未到位,政府監管也不盡責?
 順便提一句,估計大家都很忙,面對全國性轟動的案件,為啥只有克強總理作出批示,要求徹查和嚴辦,其他人像沒事兒一樣?



pic   誰是文盲?《疫苗之殤》到底在說什么?



疫苗事件已經發酵很多天了!曝光問題疫苗,倒逼執法部門嚴懲,這本來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就在昨天上午,一篇《疫苗之殤》的文章刷爆朋友圈,文章以圖文并茂的形式列舉了許多因疫苗不良反應而導致的致殘、致死事件,以及相應家庭所遭遇的“滅頂”之災。




■ 誰在為冷血看客驚叫歡呼?
 博友蔡慎坤在博文中說道:這個社會是不是病了?每當有公共安全事件發生時,總有一些冷血看客迫不及待地站出來為X家人詭辯洗地:他們不去譴責肇事者草菅人命,不去問責監管者失職瀆職,不去揭露個案背后的行業黑幕,不去反思問題產生的體制弊端,反而呼吁公眾保持理性、克制、樂觀,指責輿論反應過度、報道偏頗、誤導嚴重,并且千方百計淡化問題、大小化了,轉移視線、消除影響,回避核心、推卸責任。這種所謂的理性更具有欺騙性!更是在助紂為虐縱容犯罪。
 疫苗安全事關每一個家庭每一個人,一旦誰攤上這樣的“殺人”疫苗,對任何家庭任何人來說,都是無法挽回的災難!這種災難發生在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會導致一大批高官下臺謝罪,只有在我們這片神奇的土地上,沒有任何嚴厲的問責和懲處,倒是冒出一群冷血看客,為作惡者詭辯洗地,為詭辯者驚叫歡呼!





■ 有復出的三聚氰胺官員 就會有山東疫苗事件的沉淪
 雖然那位和萊頭先生說每一個文盲都喜歡用“殤”字,但博友洪巧俊認為,他的“辨”過了頭。網友說得好,用錯一個殤字是死不了人的,打上了無效疫苗是有可能死人的!皻憽弊钟玫谜徽_,爭論并不會解決問題的根本,需要追問的是,這長達5年的時間里,司法部門在哪里?監管部門又在哪里?
 我們曾經天真地認為三鹿死了,三聚氰胺會緊隨三鹿而死去,但就在田文華減刑的當天,三聚氰胺卻“復活”了;我們原本以為那些涉事官員,會遭到黨紀國法的嚴懲,將“永世不得翻身”,但他們卻一個個復出了!人們不禁要問,當初的“亂世重典”是不是一場游戲?當萬惡的三聚氰胺再現江湖,當“殺人疫苗”能從容自如地營銷,我想問的是,有那么多的“前車之鑒”,何以還敢如此鋌而走險,以身試法?






■ 疫苗出問題,監管在哪里
 博友謝作詩《又來了,監管解決不了疫苗之殤》在文章中認為:每個人都要追問,假如自己受到了假疫苗的傷害,能不能順利通過法院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之所以有人賣假疫苗,是因為賣假疫苗賺錢;之所以賣假疫苗賺錢,又是因為賣假不容易受到來自受害方的通過法律事實的懲罰。讓受害人而不是任何第三方提起對施害者懲罰,這才是打假的利器。只要受害人不能方便地通過法律維護自己的利益,假冒偽劣就很難杜絕。
 制假售假還與產權得不到有效保護有關系。孟子講“無恒產者無恒心”。我們工商用地產權就40年,怎么指望人家做長遠考慮呢?能宰能騙,誰不狠狠地宰一把、騙一把呢?!
 強化信息傳播,也十分重要。如果信息不能有效傳播,那么聲譽機制就不能有效發揮作用。如果坑蒙拐騙不能得到有效傳播,那么經濟社會就會淪為人人騙我、我騙人人的大騙場。






■ 如果沒有疫苗,世界會怎樣?
疫苗是將病原微生物(如細菌、病毒等)及其代謝產物,經過人工減毒、滅活或利用基因工程等方法制成的用于預防傳染病的自動免疫制劑。疫苗接種后,在不傷害機體的情況下,可使機體產生免疫力。一旦相關的病毒、病菌真的侵入機體,免疫系統便會依據其原有記憶,制造更多的免疫物質來保護機體。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專家擔心,不少危害生命的疾病將成為一種日常風險。人們的行動將受到嚴重限制。一旦有傳染病發生,城市就是高風險區域,就會變成在醫療衛生方面一有“風吹草動”就得趕緊逃離的地方,而不是有吸引力的人類活動中心。
 忽視疫苗接種曾在世界上有很多慘痛教訓。20世紀70年代末,瑞典一位醫學專家曾質疑百日咳疫苗接種的必要性,導致相關疫苗接種率大幅下降,政府于1979年放棄百日咳疫苗接種。此后數年,百日咳病例每年逾萬例,引發了很多死亡悲劇。瑞典于1996年重新將百日咳疫苗引入免疫規劃。






pic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疫苗,但沒疫苗卻是萬萬不行



從科學的角度來講,打疫苗是為了防群發疾病,而不是個體疾病,好比如果五萬個人打疫苗出現一個人死亡,但你如果不打疫苗,可能出現五萬人都死亡的情況。從群發病的角度來講,打疫苗是為了防止群體得病而非個體得病,但是當一個疾病流行時,如果作為一個個體,你打了疫苗,反應很好,就是可以預防疾病,所以可以防護疾病的事情,大家一定不能懷疑,這是一個科學問題。



■ 未經冷鏈疫苗不會變“毒疫苗”
 疫苗應該正確儲存和管理,否則將失去效力或降低效力。但必須注意的是,不正確儲存或過期的疫苗幾乎不會引起毒性反應,因此在本事件中,疫苗安全風險非常低。兒童面臨的風險在于缺乏對疾病的預防能力,這也是接種疫苗的目的。
 博友聞欣《疫苗恐慌蔓延,應該問責監管部門》眼下,問題已經發生,恐慌還在蔓延。有關部門應該一改失語、躲閃的狀態,及時發聲,主動回應民眾關切。同時,也應該在更高層面權威調查的基礎上,盡快啟動問責,針對食藥、衛生等各個環節的失守嚴厲問責,以儆效尤,也給公眾一個交代。
去年兩會,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人的生命最為寶貴,要采取更堅決措施,全方位強化安全生產,全過程保障食品藥品安全!苯衲陜蓵,總理再度表示,“為了人民健康,要加快健全統一權威的食品藥品安全監管體制!
 總理的話言猶在耳,為何總是有部門、有人在裝睡?究竟是叫不醒、還是沉溺于自設的權力幻境,不愿意醒來呢?



■ 山東疫苗事件引發的疫苗安全危機,實際上更多被表現為輿論傳播危機。
 面對家長們的恐慌,不少人又再次打出了拒絕接種疫苗的口號,別說二類疫苗,一類疫苗也被殃及池魚。那么這種因噎廢食的選擇是否理性?出現問題的二類自費疫苗不打行不行?什么樣的人應該打?什么樣的孩子只需要注射免疫規劃內的疫苗即可,家長又該如何選擇?
 針對這些疑慮,昨日,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告訴北京晨報記者,實際上我國各省對于一類免疫規劃內的疫苗劃分是不同的,在國家免疫規劃基礎上,各省級人民政府可根據地方財政能力和本地的公眾健康需求,增加免疫規劃的疫苗種類。
 比如,流感疫苗尚未納入國家免疫規劃,是第二類疫苗;但在北京,流感疫苗納入了地方的免疫規劃,在流感流行季到來前,免費向戶籍60歲以上老年人和在校中小學生接種。而有些疫苗雖然在發達國家被列入了免疫規劃,但在我國由于現階段缺乏該疾病可靠的全國性流行病學數據,因此尚不能列入第一類疫苗。






■ 接種疫苗是全球公認的最成功和最經濟有效的公共衛生干預措施之一。
 兒童期接種某種疫苗,不能百分之百保證孩子不得相應的病,但卻可以最大限度降低患病風險。而且免疫接種的效益已經越來越延伸到整個生命過程,包括青少年和成人,免疫接種可保護人們免受流感、腦膜炎、狂犬病等威脅。
 美國微軟公司創始人比爾·蓋茨雖然是IT起家,但很重視疫苗研發,他與夫人成立的“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對多種疫苗研發投入了大量資金。蓋茨曾在2013年首屆“全球疫苗峰會”上發表主題演講說:“疫苗能拯救生命并保護孩子們的一生。投資建立更完善的免疫接種系統,能夠鞏固我們在對抗小兒麻痹癥工作中已取得的成果,并為母親和兒童提供更廣泛的衛生健康服務!



■ 根據北京市疾控中心提供的數據顯示,本市每年接受預防接種超1000萬人次,由于嚴格的疫苗接種,北京已經持續30年保持無脊髓灰質炎野病毒狀態,19年無白喉病例;連續15年對外來流動人員開展麻疹、流腦疫苗免疫接種,連續8年對重點人群開展流感疫苗接種,兒童國家免疫規劃疫苗接種率繼續保持在97%以上。
 博友周碧華《 比問題疫苗更可怕的是什么?》如何把有害性控制在最小程度,以及隨后的問責才是我們應該重點關注的方面?墒,從這兩天少數媒體的相關報道以及一些自媒體人在網絡上的跟進情況來看,不僅不能有助于幫助人們消除恐慌情緒,反而在惡化事態,擴大民眾的恐慌情緒,有的人搬出幾年前某王姓記者的調查,“王顧左右而言他”;有的人直接煽動民眾不要相信疫苗;有的人又翻出早幾年前的毒奶粉事件、地溝油事件來炒,真是咄咄怪事,很少見到直接譴責犯罪嫌疑人的文章!本來,揪出龐某之流就是為了國民健康,疫苗只要是質檢合格,儲存和運輸過程采用了冷藏手段,該注射疫苗就得注射疫苗呀,如果拒絕疫苗,不也是像龐某之流一樣禍害百姓么?借事鬧事,打著正義幌子的人,我們更需提防。
 面對持續升溫的輿論熱度,你認為如何才能消除這次的“疫苗恐慌”?讓國產疫苗重新贏得公眾信任?


欧美AV大片一区到六区DV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