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要是拆你家小區圍墻,能同意嗎?




小區拆圍墻了,還能睡這么踏實嗎?

■ 中央公布了一份重磅文件:《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見》,《意見》提出,要加強街區的規劃和建設,原則上不再建設封閉住宅小區,已建成的住宅小區和單位大院要逐步打開,實現內部道路公共化,解決交通路網布局問題,促進土地節約利用。
 文件中僅僅那一句“原則上不再建設封閉住宅小區”,便讓各路人馬炸開了鍋。
 博友馬光遠在《拆掉的是小區圍墻,毀掉的是對法律的信仰》指出:倒不是大家否定街區制。問題的關鍵是,這是一個法律問題,而且是涉及到私人產權的法律問題,而且是一個在《物權法》上規定的非常清楚,沒有任何歧義的法律問題。
 一個社會的進步,要從尊重公民的財產開始。而尊重公民財產權利的前提是正確劃定公權力與私人權利的界限。



不是經濟政策,房地產洗洗睡。


■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程新文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封閉住宅小區是農耕時代的產物,現在已經處于21世紀工業化、信息化和新型城鎮化的新時代,推進現代化城市建設需要有新的理念和探索。
 著名時事評論員畢殿龍在《開放住宅別拿“農耕時代”說事》文中說道:城市規劃不是現在的政府執行管理嗎?是誰讓大家長期處在“農耕時代”的?、在住宅開放方面,外國很早就做了。在房產開發大爆炸的前幾年,中國的專家都在吃干飯嗎?讓我們落伍國際這么多年?要說農耕時代也得說設計規劃專家是農耕時代。民眾無法決定自己的社區是什么樣的。
 博友郎遙遠在《破墻這點“破”事》中說:我們正經歷著一個全新的城市治理時代,市民從城市居住者、觀察者,變成城市創造者。城市的未來取決于每個市民,每個普通的人。在全球一些城市,興起了“我修我街”熱。巴黎市長拿出全市預算5%用于吸納市民意見,市民投票決定錢該怎么花,主導權回到市民手上。改革是讓人更自由,社會更公正,公民更強大。


圍墻拆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往哪刷?


■ 博友孫驍驥在《拆得掉小區的墻,拆不掉社會的墻 》說:中國的小區消失后,有關部門會給業主們配備彪悍的警察和相應社會服務嗎?我估計,大量出現的并不是警察,而是比警察更彪悍的城管,以及為數眾多的朝陽大媽,F在,她們舉報明星吸毒的成本更低了,因為明星小區外面礙眼的高墻給拆了。
 說到底,小區的墻容易被拆掉,但拆不掉的是社會的墻。這個國家真正需要推倒拆除的,似乎并非有形的墻,而是一堵無遠弗屆的無形高墻。這堵無形的墻大肆分割著社會資源、傲慢地行使著公權力,讓脆弱的業主們不得不把小區的實體墻高高筑起。
 博友姬鵬在《小區的圍墻易拆,內心的長城難破 》回憶起20世紀90年代初,北大拆除南墻,曾經引起一時轟動,但此舉除了具有象征性的意義之外,北大并沒有因此而發生多么巨大的變化;十多年之后,北大把曾經拆除的南墻又重新壘起來,也無非出于現實性的需要。南墻拆建前后,北大依然還是北大。
由此看來,圍墻就是圍墻,也許并不需要賦予它多么重大的文化意味,即使它是生活的圍墻。 要想拆掉圍墻,請先破掉心墻。



pic   小區圍墻引發的事件



“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妝上翠樓”,那天,剛向武松表白失敗的潘金蓮打開了自家復式小洋樓的窗戶,失手將支撐窗戶的叉竿砸在了路過的西門慶頭上,四目相對,兩心碰撞,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從此開始了一場狗血淋漓的生死虐戀,……這一切因緣際會,都是因為當年哥哥嫂嫂住的小區沒有圍墻。



開放式街區增進鄰里關系的重要性!


■ 推倒小區圍墻最全段子合集
 那一天,剛剛向武松表白失敗的潘金蓮打開了自家復式小洋樓的窗戶,失手將支撐窗戶的叉竿砸在了路過的西門慶頭上,四目相對,兩心碰撞,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從此開始了一場狗血淋漓的生死虐戀。
 因為這一次相遇,導致后來武大郎慘死、潘金蓮、西門慶、王婆被殺、武松發配孟州,遇到了施恩,幫施恩醉打蔣門神奪回快活林,后來又被蔣門神買通了張都監要害武松,又被主角光環籠罩的武松來了個反殺,把張都監一家十九口殺個精光,逃往青龍山落草,后來被更大山頭的梁山合并,劫富濟貧、殺人如麻,最終單手擒方臘,在六和寺面對青燈古佛,懺悔自己一生犯下的殺戮……這一切因緣際會,都是因為當年嫂嫂住的小區沒有圍墻。
施公總結:水滸之所以成功,歷史之所以改寫,全因當年金蓮嫂嫂住的小區沒有圍墻……





■ 紅樓之所以經典,蓋其因是因為府與府之間布滿了圍墻,若是拆去,王熙鳳恐成了賈瑞的二房……
  話說那年四月天,鳳姐端莊到寧府賀壽宴,與賈瑞打了個照面。這一見,天荒地老無改變,這一見,日思夜想為紅顏,這一見,將那賈瑞生死系一線。
從此后,賈瑞是茶不思飯不想,夜夜難眠。他實在是忍不住,于是托人送信,求人指點。到鳳姐居所早盯梢,晚蹲點,哪怕是隔墻被水澆個通透也毫無怨言。直到他染了風寒,吐了精血,也未能與鳳姐再相見。以至恍恍惚惚渾渾噩噩的送了自己性命,斷了一門血脈,敗落了賈王史薛的一朝繁華。






■ 吳老先生批注:天蓬一生浮沉,西行沿途困頓,東土佛門興盛,皆拜廣寒宮未設院墻所賜!
 遙想當年星河浩瀚,天蓬元帥坐鎮河畔,日日目睹嫦娥仙子窈窕風范,不知不覺心生愛戀。這一日,酒過三旬菜過五味,耳紅面也酣,忍不住邁步入廣寒,懷擁仙子求歡……
 西游記中這段描寫,深刻的揭示了豬八戒飽暖思淫欲的丑惡嘴臉?墒怯幸粋問題始終困擾在豬八戒的心間,那就是既然玉帝知道嫦娥仙子受眾仙艷羨,為何又要將她安居在沒有圍墻的廣寒宮呢?  直到取經歸來,他受封了凈壇使者,某一日聽太上老君閑談,才知道了其中奧妙。原來玉帝潛規則嫦娥不成,這才把她囚居廣寒宮,廣寒宮之所以沒有圍墻,一是方便玉帝隨時監督觀看,二是讓那些心存非分的男神充分暴露,以掃除情敵。






■ 壹讀君講故宮那段差點被強拆的歷史。
 北京故宮始建于1406年,歷經14年竣工,由明代著名建筑匠師蒯祥以南京故宮為藍本設計建造。
 梁思成曾在《中國建筑史》中談起故宮,整體上看,故宮嚴格按照“前朝后市,左祖右社”的營造原則,體現出了封建社會森嚴的等級制度。這句話差點就把故宮給毀了。
 1958年,正是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的高潮,剛剛制定的《北京城市建設總體規劃初步方案》也根據社會形勢做了很大修改,其中就包括對北京舊城進行根本性的改造,“堅決打破舊城市對我們的限制和束縛”,將城墻一律拆除。
 1964年恰好當時東西長安街的改造規劃正在制定,北京市的六家設計單位分別對故宮的進一步改造制定規劃,最終確定了四套方案。如果用一個字總結,就是拆。僅僅兩年以后,這套方案就作為“彭真要給劉少奇蓋宮殿”的罪證,被掐死在搖籃中。雖然經歷過各種驚心動魄的時代,但故宮仍舊每年擁抱著1500多萬來自全世界的游客。紫禁城已經610歲了。






pic   誰有權拆?協同配套政策要“面面俱到”



  住建部:“逐步打開封閉小區和單位大院”不能簡單地理解為“拆圍墻”。①“逐步”就是要有計劃,要有輕重緩急,不是“一刀切”,不是“一哄而起”,更不能簡單地理解為“拆圍墻”。②具體實施還要制定細則。制定辦法過程中,肯定要聽取市民意見。③會考慮到各種實際情況,切實保障居民合法權益。


國外的街坊模式都是開放的


■ 對拆墻的恐懼,根本是源自缺乏安全感。
 博友朱少華《老百姓付不起“拆墻”的風險 》小區的圍墻就像住戶自家的院墻一樣,不僅體現了一種身份,更重要的是一種安全感,F在社會復雜,人員流通性極強,社會治安狀況愈來愈讓人不敢恭維,即使住在現在封閉式小區,門衛森嚴,攝像頭密布的環境里,車輛被劃被盜,住戶失竊,一些婦女被入室強奸,等等,這樣一些案件還是不斷發生。
 小區的圍墻不是不能夠拆除,但拆除必須擁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小區住戶的安全和業主們的安 全感。只有我們的相關部門通過辛勤工作,讓老百姓安全感大大提升,甚至真正做到夜不閉戶,路不拾遺,讓群眾感到小區圍墻實在多余,起碼是有沒有無所謂的時 候,我們再來談拆除圍墻或打開大院。



城市規劃后有無分窮人區和富人區?

■ 圍墻將“富人區”與“貧民區”區分開來。
 博友姚樹潔《“小區”是階層裂化的象征  》認為改革的第一個困難,是因為現實的收入分化差別,在短期內無法解決。所以,有錢人,甚至是比較有錢的人,都習慣于住小區的模式。如果非要把小區打通,就有許多人的利益受到損害,需求得不到滿足。
 第二個難題是,打破小區分割,社會治安問題將無法確定。有錢人和沒錢人住在一起,往往因為生活習俗不一樣,會造成一些意想不到的沖突和矛盾。這樣的矛盾可能不普遍,但是,中國的城市各種人群復雜,一旦出現這樣的問題,解決起來就很難。
 從長遠的角度來看,街區建設是個好主意,但是,如何考慮不損害已有業主的利益,如何完善社區服務質量和居民區的治安管理,確是新政策最難破解的兩大命題。




航拍國內最成功的開放式小區

■  打開封閉小區不等于拆墻運動。
  博友帝國良民在《小區拆圍墻利弊共存,不能一概而論》認為:中國人千百年來習慣于置房置地的同時也圈房圈地,老百姓如此,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亦然,這顯然嚴重影響了整個城市規劃中向市民提供更舒適便捷也更公共化的生活空間,拆除小區圍墻的好處顯而易見,甚至包括拆除眾多機關企事業單位的圍墻,但這需要一個同樣與西方國家接軌的更靠譜的方案,而不是嘴巴上的與國際接軌。
  從城市管理大局上理性的看,小區拆圍墻符合絕大多數公眾的長遠利益,但考慮到目前現實的社會大環境,卻矛盾重重,可謂利弊共存。一項好的政策更需要一個令公眾滿意的依法行政舉措,這考驗著政府的執政智慧,甚至也考驗著政府的公信力。



小區開放,除了拆墻還需做點啥?

■ 打開住宅小區,好事不一定好辦
 封閉式小區在世界上很多國家都較為常見,主要原因為提高安全性,以及營造較好的公共設施環境不被外界干擾和共享。封閉小區的形成和戶籍制度的產生邏輯都是一樣的,即在整體不發達的情況下,資源較發達區域的自我保護機制。
 小區開放是民眾普遍的愿望,也是時代的大勢所趨。但好事不一定好辦。要把這件事辦好,最關鍵的是要多調研,多試點,嚴防“一刀切”和“運動式”。我國國情復雜,地區間差異巨大,事實上在很多三、四線城市,交通并不特別擁堵,很多縣城治安的糟糕情況更是超乎想象,是否有必要犧牲安全性等來“打通毛細血管”,來談“增強鄰里和諧”,還需要一定的調研和論證。各位博友,住宅街區制,拆了你家的墻,你支持嗎?

欧美AV大片一区到六区DV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