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史上最強“禁摩限電”拘800人




■ 這幾天深圳的禁摩限電行動,我親眼看到很多同行被銬走,踹翻在地上?旒雎鋾r,一位快遞小哥還趕忙緊緊地抱起幾件。以前我只知道手銬是銬壞人的,而今難道我們也成為了“壞人”。有一個最要好的同事,他的父母聯系不上他,得知他被關押后托我去看望他,我卻被擋在門外,警察說他24小時內要被隔離,為什么?憑什么?這幾年做快遞的酸甜苦辣一下涌上來,站在深圳的街頭,我哭了。
 不偷不搶、靠自己的雙手賺份辛苦錢,這是犯罪嗎?在深圳上千萬的人口中,我們是再普通不過的快遞員,而我們的職業在過去的幾年里不斷得到消費者的肯定,得到政府的肯定,就連李克強總理都很多次站出來為我們點贊。
 我一度認為2016年是這個行業大發展的年頭,也曾經想過自己可以努努力做個網點經理。我怎么都沒想到,就在這個春天,我們突然成為這個以開放和包容而著稱的城市里最不歡迎的一個群體,快遞員這個曾讓我們有些驕傲的身份定位被一下打碎,連做人最起碼的尊嚴都在一次次的拉扯、推搡和棒打中全部丟失!晃簧钲诳爝f哥的內心獨白。




■ 近日,深圳“禁摩限電”整治行動引發熱議。有人對此義憤填膺,有人卻拍手稱快。
 對于橫沖直撞、擠占人行道的摩托車和電動車,沒有人會對它們有什么好感的。尤其不得不長期生活在有大量這種交通工具的區域里的老百姓,時刻籠罩在這些“不安因子”的陰影之下,早已經受夠了這種令人戰戰兢兢的安全威脅。因此,深圳市“禁摩限電”有一定的現實合理性,得到不少人的認同。
 任何一次簡單粗暴的運動式治理,都很難做到“精準打擊”,更難以保證長期有效。這次“禁摩限電”雖說是史上最嚴、時間最長的一次,但引發的輿論反彈、不安和焦慮,可能會是史上最強烈的吧。一刀切下去,這次運動侵犯了多少普通人的正常權益實在難以估量。比如長期依賴電動三輪的深圳快遞企業,在這次運動中被查扣了800多輛車。不同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深圳市是完全禁止電動三輪的,這使得當地快遞企業不得不長期違規送快遞。當地交警回應說,這次運動不是針對快遞企業的?墒聦嵤,不少快遞公司已經陷入無車可用的境地,大量包裹被滯留,不少快遞員不得不選擇辭職。
 據說10天查扣1.8萬輛電動車,被網絡傳為“見了就抓”。受影響最大的是快遞行業,此輪“禁摩限電”至少已造成約1200輛快遞三輪車被查扣,約50名快遞員被拘留。



■ 一談到大城市!你會想到啥?擁堵的交通神一樣存在。上班一堵車就遲到,出行一堵車直接就耽誤一天。而如今,越來越多的人玩起了摩托,不僅僅是這項交通工具足夠拉風,還有這個兩輪的通勤工具有著汽車無法比擬的靈活性,不過現實是,全國好多城市“禁摩”(或“限摩”)!有錢買車可不能合法上路!那么在今兒這樣全國堵車的大環境下,當初的“禁摩”狂潮還合適嗎?
 截止至2014年底,全國“禁摩限摩“的城市已達204個,而禁摩緣由無非是那么幾點兒,“肉包鐵”、“不安全”;道路交通日趨飽和,道路建設遠不能滿足車輛增長的需求;其次是摩托車技術性能較差,車速慢,容易發生車輛故障,影響其他車輛行使;第三是摩托車相對而言對環境造成的污染更大;最后由于摩托車普遍檔次低,外觀不好看,有損城市形象。
 要說20年前,公眾的安全意識不強,沒有穿戴類似頭盔等保護設備騎行摩托車的習慣,也沒有太強的遵守交通法規的意識,而現在這種狀況已經得到了很大的緩解,保護自己是騎行的前提條件,遵守法規也隨著群眾安全和素質的提升得到了提升。而相對轎車,體積更小的摩托車有著更強的機動性,在城市穿梭過程中也更加靈巧。



pic   在這種情況下,誰還敢去送快遞?



目前,深圳的快遞企業仍然沒有資格去直接申請特許行業電動車,只能通過協會或有關部門去向深圳交警申請名額非常有限的特殊行業電動車牌照。但是即便申請通過了,一來數量有效,遠遠不能滿足需求;二來該牌照有效期只有一年,一年過后,很難再通過年審,隨時可以查扣。




■ 深圳禁摩限電放大招:四種人直接抓
 1、對無證駕駛摩托車的,一律予以行政拘留。
 2、對利用電動自行車、電動三輪車兜客攬客實施非法營運的,一律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予以行政拘留。
 3、對違規使用電動(機動)三輪車的,一律予以行政拘留。
 4、對“涉摩涉電”暴力抗法行為,觸犯有關法律法規的,一律依法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深圳這個一度自詡最包容最開放的城市。





■ 這對深圳快遞業影響有多大?
 一是“違規”上路面臨著扣車、罰款和扣留的危險;
 二是在無法安心上路、處處擔心和躲避執法人員的同時,無形中加倍了行駛風險,存有極大的安全隱患;
 三是車被扣、人被拘后,直接影響快件的派送。由此而產生的延誤、投訴等處罰,基本上都由快遞員來承擔,無異于雪上加霜。






■ 深圳這個一度自詡最包容最開放的城市。
 博友蔡慎坤在《深圳究竟發什么瘋? 》中:快遞行業的發展,實際上方便了每一個深圳人,而政府是否考慮過,打掉電動三輪車,快遞靠什么來配送,靠人力板車豈不更是有損深圳光鮮的城市形象?靠小汽車更不現實,既增加了物流成本,也加大了道路擁堵。
 如果說治理電動三輪車是出于道路安全考慮,那么小汽車也不安全,全國道路交通死亡案例,至少有一半是小汽車所為。2015年深圳上報道路交通事故1150起,死亡431人,涉及摩托電動車的死亡數為41人,從比例看,只占交通死亡人數10%左右。全深圳電動車加起來400多萬輛,汽車只有320萬輛。日常生活中使用電動車的,幾乎都是外來務工人員,深圳離開了他們,很快就會變成一座死城。
 深圳房價暴漲五成,對于深圳擁有多套住宅的老住民來說,意味著財富暴增,而對于那些還在為房子打拚的年輕人來說,則是一場災難!一個城市的發展,不僅僅是光鮮的外表和所謂的GDP數字,而是每一個人在這個城市里,能否找到生存的空間,能否活出真正的尊嚴,深圳這個一度自詡最包容最開放的城市,為什么不能對那些買不起汽車住不起豪宅的弱勢群體友善一點?在制定任何一項公共政策時,為什么不去聽聽他們的訴求考慮他們的感受呢?






■ 坐四輪的限制窮人的兩輪三輪
 博友王思想在文章中認為:這是對一個行業的無理打壓,一種彌漫全國的無理。
對于深圳的此次禁摩限電,社會各界反應強烈,幾乎全是批評之聲。深圳警方不得不出面做個妥協,但其妥協依然顯得很傲慢:增加5000輛備案電動自行車的配額,后續根據實際情況,可進一步協調增加;適當延長“過渡期”,給予相關快遞企業“緩沖”——不管是增加車輛還是緩沖,深圳方面都沒有為自己的“禁摩限電”找出法律依據,更沒有道歉、改正。
 為什么打壓摩托車、電動車(不含電動汽車),不打壓汽車?因為,官員們是乘坐汽車的,比較貧窮的百姓才會選擇摩托車和電動車。






pic   這恐怕就是我們不得不忍受的改革陣痛吧。



“禁摩限電”的正當性毋庸置疑,而作為涉及民計民生的快遞行業應該得到一些適當的制度性照顧,給予其發展“出路”,同樣也是城市治理的題中之義。因此,有的網友在贊成“禁摩限電”的同時,也考慮到快遞的需要,提出了自己的建議,“整治執法不能簡單粗暴,制定登記注冊加強管理,從源頭上遏制才是切實解決之道”“應該統一發放車牌,統一發放駕照,跟汽車一樣去管理,才不會死灰復燃”。



■ 每一種交通工具應有的路權,每一個人選擇交通工具的權利,都應該得到尊重的。
 博友曾穎在《騎摩托和電動自行車的都不是人民? 》認為:這個事件和它引發的話題,是當下高速發展中的中國眾多社會問題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個,它的設置和運行過程及產生的影響,不僅僅只停留在摩托或交通問題本身。而是會對整個社會對某些問題的認知理解和應對方式,產生長久而深遠的影響。它不僅僅是一個交通問題,更是一個民生問題,還是一個政治問題。
 城市的形象,不只是街面的整齊程度,也體現在它的精神氣質中,是否有和諧包容民主法制等元素。我們姑不扯全世界有多少交通狀況和市面形象不如深圳的城市從不言禁摩這事,單說深圳南頭立交橋下那場面壯觀的摩托車墳,那樣的城市形象,美嗎?



■ 目前國內關于電動三輪車有什么規定?
 此前,國家郵政局發布了《快遞專用電動三輪車技術要求》郵政行業標準,明確了快遞三輪車的車型、尺寸、車速等多項指標,今年初,中國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也對《快遞專用電動三輪車技術要求》標準進行了公示,強制的主要內容包括車速限制、駕駛人員核定、箱體標識等。
 有專家表示,目前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對電動車缺少具體的管理規定,而電動車由最初的電動自行車,到現在的電動三輪車、電動四輪車,其速度、載重已超出了非機動車的范疇。而目前市面上銷售的電動三輪車大都沒有經主管部門頒發生產許可,既不能注冊登記上牌,也不能上道路行駛。






■ 如何在“禁摩限電”中推進快遞業健康發展?
 在“禁摩限電”的大背景下,深圳快遞行業正進入一段特殊時期,此次事件的發生很大程度上正是此中矛盾的一次集中爆發。如何既達到“禁摩限電”的行政目標,又能避免快遞行業的正常營運秩序受到嚴重沖擊,成為當下深圳亟待求解的一道城市治理難題。在平衡治理的過程中,快遞行業與執法部門之間所應該做的是通過對話增進共識,而非在互相仇視中加深隔閡。
 快遞行業不應夸大執法部門的惡意,而后者亦應在執法中注意方式方法,切不可簡單粗暴。



■ 真能整治好交通,寧愿快遞變慢些
 博友李清在文章中說,有快遞企業表示,“現在還沒想出更好的解決辦法,只有走一步算一步!边@樣的態度,實際上也是理解和支持交警部門下決心整治電動車的。而事實上,雖然電動車成“馬路公害”是歷史積累的結果,這些年電動車數量劇增,而交通管理并未跟上,使得大量電動車違規上路影響城市秩序,但亡羊補牢未為晚矣,誰也不應持“法不責眾”心理,反對整治城市交通秩序,即便是與民生有關的快遞企業,也不能挾民眾“要挾”交通管理部門?爝f接件量銳減,部分快遞員被拘,后果應當主要由快遞企業和快遞員承擔,誰讓你違法違規了呢?
 在電動車恢復到應有的一個狀態之后,民眾收發快遞可能會比過去慢一些。其實,我們原本真的需要那么快嗎?(還要讓快遞員冒生命危險。o論是對于交通秩序,還是對快遞可能的降速,大多數人都只是個適應的問題。甚至于,真能整治好交通秩序,我們寧愿快遞速度慢一些。只是,交管部門能否真的在嚴查電動車之后,為公眾創造一個持久穩定的良好交通秩序?會不會整治行動過后,違規電動車又故態復萌,配額也會出現尋租,最后陷入反復整治并讓民眾不信任的怪圈?
 深圳禁摩限電引發的輿論波瀾。你對“禁摩限電”有什么好建議?可以平衡道路安全與供需市場的需要?歡迎博友發表意見。


欧美AV大片一区到六区DVD